高瓴资本大佬林利军加持“三次上市”的君实生物到底有什么魅力

时间: 2019-10-07 21:36    来源: 未知   
点击:

  作为第一家港股+新三板企业,君实生物马上就要在这个名号上添上“+科创板”这个抬头——金融资本抢滩,更有高瓴资本和大佬林利军加持,三大市场上市,这个“重资产”的肿瘤药研发企业自从有了“熊氏”实控人,一切融资都变得轻快畅通起来。君实生物也向我们证明,生物医药研发企业的实控人并非一定是技术大牛,但一定是个金融高手。

  9月26日晚间,上交所宣布受理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君实生物”)科创板上市申请。这意味着这家前不久刚成为港股“B股小白鼠”的生物制药公司,距离科创板上市仅剩“临门一脚”。

  此次申请登陆科创板,君实生物拟发行不超过8713万股新A股,募资27亿元,其中12亿元用于创新药的研发、7亿元用于临港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其余8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

  有意思的是,早在2015年,君实生物就正式挂牌新三板,随后的2018年,受益于当年新三板与港交所的制度红利,君实生物顺利登陆港股市场,成为国内首个“新三板+H股”挂牌上市的企业。

  融资不能停。今年4月份,君实生物又正式启动了科创板IPO上市辅导工作。如果若成功上市,也意味着君实生物将实现“H股+科创板”。

  一家烧钱的高风险企业连年大幅亏损,然而其却能接连挂牌新三板、顺利登上港交所,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背后的故事不会少!

  在国产单抗“蓝海”日益明了之下,天生敏锐的资本们早已对其虎视眈眈开始布局。

  君实生物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致力于创新药的临床研发的医药企业。2018年年末,君实生物成为了首个国产PD-1获批上市的企业,稳稳的占据了该行业的第一梯队的席位。

  而PD-1研发早就与“烧钱”画上等号,君实生物自然不能免俗。有意思的是,根据披露了上半年业绩的530家新三板医药公司中,君实生物以亏损为2.89亿元的净利润妥妥的占据这“亏损王”的宝座。而此间,这位亏损王早就采取了用资本“补血”来续命的手段。

  从2013年到2018年12月,君实生物大大小小经历7轮融资,合计融资约达到35亿人民币以上。如果加上科创板的融资,君实生物累计融资约超过60亿元。

  循着君实的资本脉络看,2012 年12 月18 日,张卓兵和单继宽两位创始人设立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君实生物前身)。张卓兵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化学专业硕士,历任加拿大VironTherapeuticsInc.新药研究人员,江苏先声药物研究院生物药物所副所长。单继宽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历任复旦张江生物制药公司医学部门经理等市场职位。

  三年后的2015 年3 月27 日,君实有限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彼时28位股东,熊凤祥持股24.9%,位列第一大股东,与此同时而其儿子熊俊则持股0.9%。

  就在5个月之后,君实生物便开始了运作,2015 年8 月13 日,君实生物挂牌新三板,开启了他的资本市场之路。当年11 月份,君实生物通过发行股份吸收合并众合医药。借此机会熊俊也登上君实生物的第二大股东的宝座,彼时熊凤祥与熊俊父子两成为公司第一、二大股东,分别持有16.6%、14.27%股权。

  从挂牌那一刻开始,君实生物就计划着极为疯狂的运作。从2015年12月份,公司挂牌后第一次定向发行股票融资,2016年2月,君实生物开始了挂牌后第二次融资定向发行股票,当年6月又开始了一次。2015年12月2018 年2月三年间,君实生物完成了6次股票融资,以及如何预防网络电信诈骗、辨别!平均算下来几乎就是每半年融资一次。累计新三板共募资18.08亿元,算得上是新三板医药企业公司中融资最多的。

  有意思的是,在公司招股书时公布的风险里,清晰的列出了控制权风险,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檀英的持股比例为9.77%,与第一大股东熊俊(直接持有公11.13%的股份)持股比例相近。

  提及第二大股东上海檀英,其实控人就是资本市场的响当当的人物林利军。林利军在基金圈可谓是大佬一个,2004年就创办了基金圈举足轻重的汇添富基金。2015年,他从汇添富基金离职后,创立正心谷,投资了滴滴出行、哔哩哔哩、罗辑思维、开心麻花等企业。

  2017年1月份,君实生物挂牌后第五次定向发行股票融资,此次上海檀英耗资0.92亿人民币认购。一年后的2018年2月份,君实生物挂牌后第六次定向发行股票融资,彼时上海檀英以0.29亿再次加码君实生物,经过两次融资之后,彼时上海檀英合计持股8.41%,也成为君实生物的第二大股东。

  截至今年8月末,上海檀英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檀正合计持有君实生物10.06%。而上海盛歌为上海檀英、上海檀正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林利军则是持有上海盛歌100%的股权且担任上海檀英、上海檀正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根据招股书信息,截至今年8月31日,林利军所能实际控制的君实生物股份占总股本的14.80%。

  除此之外,早在2016 年2月份,君实生物在新三板挂牌后第二次股票融资时,珠海高瓴天成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简称高瓴天成)就参与了此次融资。彼时高瓴天成出资约1000万认购君实生物2520万股,成为公司的第六大股东。

  逛完新三板,君实生物又开始了一次更大尝试。在其新三板完成第六轮融资之后,没过多久便开始筹划登上香港资本市场。2018年12月,君实生物发行H 股并于香港联交所上市。

  港股上市成功后,彼时上海檀英及高瓴天成分别持有君实生物6.88%、3.31股权,分列公司第二、七大股东。

  在现在看来,这一系列资本操盘,新三板融资、两个半单双中特再到香港上市,真可谓就是一气合成、信手拈来。一个连年亏损的高风险企业,能在资本市场玩的这么溜。可想而知,背后的操盘者一定不简单。

  玩转新三板、跨过港交所,此次君实生物又欲登上科创板,而在这逾显华丽的变身的同时,是谁能在背后这么井然有序的策划着?

  招股书显示,熊俊1996年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毕业,获得投资经济管理学士学位,2004年担任了国联基金研究员和基金经理助理。从国联基金离职后,熊俊与深鹏兴科技共同出资设立了上海宝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1年,熊俊以投资人的身份进入了从事创新药研发的合众医药(就是新三板合并的那家企业),后经多次增资成为了合众医药的实控人,2014年率合众医药挂牌新三板。

  更有意思的是2012年,合众医药的创始人单继宽和当时任职合众医药的张卓兵创立了君实生物。与合众医药的命运相似,三年后,熊俊与其父亲熊凤翔经通过多次增资成了君实生物的实控人。君实生物于2015年也在新三板挂牌。不久后,君实生物通过换股吸收合并了合众医药,合众医药所有在研项目并入了君实生物。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5年至今,这位资本新秀熊俊开始任君实生物的董事长,旗下更是拥有38家公司,涉及医药、影视文化、投资等多个板块。

  根据相关资料,我国PD-1/PD-L1单抗药物市场仍处于发展初期,具有强劲的发展动力,未来潜力巨大。中国PD-1/PD-L1的市场规模预计以534.4%的五年复合增长率增长,至2022年销售额将达374亿元人民币,2030年我国的PD-1/PD-L1单抗药物销售预计跨入千亿市场。

  PD-1主要是通过克服患者体内的免疫抑制,重新激活患者自身的免疫细胞来杀伤肿瘤,被誉为下一代“药王”,而资本市场如鱼得水的熊俊,在没有丝毫医药背景的前提下杀入单抗药物行业。而放眼当前整个医药市场,在众多医药创新政策推动下,创新药的研发在未来定会重塑当前仿制药为主的医药格局。不得不佩服熊俊“马未动粮先行”魄力。

  正如上文所述,生物医药行业的一个重要特征在于盈利周期较长,处于研发阶段的生物医药企业,盈利一般都需要较长时间。与众多创新药企业一样,君实生物仍陷亏损,尚未实现盈利。财报显示,自2016年至今年三月份,君实生物持续处于净亏损境况,此间累计亏损达到15.46亿元。

  不过在今年上半年,君实生物研制的首个国内企业自主研发的PD-1单抗药物“特瑞普利单抗”获批上市。与此同时,也被业界称为是我国自主研发肿瘤免疫治疗药物领域的里程碑事件。

  今年2月,特瑞普利单抗正式开始销售。据中报,2019年上半年,君实生物实现销售收入3.09亿元。公司的核心产品特瑞普利单抗在今年年初实现商业化,该产品直接贡献了近3.08亿元,从而其营收较去年的199万元增至3.09亿。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市场上,共有5个PD-1药物获批上市,其中两个进口,三个国产。而国产的分别为君实生物、信达生物和创新药巨头恒瑞医药,而他们获批的适应症分别是黑色素瘤、复发/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


关键词2| 最新一期开马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历史开奖查询| 六合皇冠特码论坛| 香港百合图库总站| 万众118图库彩图图| 平特高手论坛免费资料| 2018年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深圳图库.护民图库1| 鬼点符平特论坛|